【K哥爬虫普法】十年寒窗苦读 一朝爬虫被捕 某博士爬虫团伙贩卖个人信息,被一网打尽!

我国目前并未出台专门针对网络爬虫技术的法律规范,但在司法实践中,相关判决已屡见不鲜,K 哥特设了“K哥爬虫普法”专栏,本栏目通过对真实案例的分析,旨在提高广大爬虫工程师的法律意识,知晓如何合法合规利用爬虫技术,警钟长鸣,做一个守法、护法、有原则的技术人员。

事出有因

“才者,德之资也;德者,才之帅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 宋·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

大家好,我是K哥。

相信前段时间都有关注到,吴谢宇一案最终尘埃落定。

除了其人神共愤的滔天罪行,他身上还有一个备受关注的点,北大学生&高学历

读书究竟读到什么样才算读的好呢,是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吗?这些事儿,每一件都太大太大。

但我们读书,接受教育,不求读到惊天动地,最起码是要能不断完善自我,提高三观的。

否则学问越大,学历越高,却不干人事儿,专逮着违法乱纪的事儿干,那就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,离谱到家了哈。

案情回顾

言归正传,讲回咱们的爬虫普法栏目。

本期给大家分享一个高学历犯罪团伙,爬取公民个人信息数据,违法贩卖,最终被一窝端的案例。

事情是这样的,涉案人员王某等6人是一批高级知识分子,有博士,有研究生,还有海归,他们原本任职于一家科技公司,当时的公司做的是ETC相关的业务。

在2020年11月前后,这几人陆续辞职,打算自己下海经商,大展一番拳脚。于是乎,他们在上海成立工作室正式创业。

但是这做生意啊,真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。K哥向来觉得有两种人特别聪明,一是能把生意做的很透彻的人,二是搞科学研究的人,但王某的团队,显然不在其列。

创业未半,项目进度缓慢,前景堪忧!为了求生存,王某等人就开始寻找一些副业机会。

也就是在这期间,王某发现了自己前公司的风控漏洞,原来自己当时在前东家任产品经理时的管理员账号还没注销,他仍然能够进后台数据库查询客户资料。

富贵险中求,恶向胆边生!王某等人心一横,挣米的欲望占领了道德的高地,他们决定开始干数据买卖的生意!


人员齐备,目标明确,随即立项分工:

  • 王某提供账户和密码,寻找买家;
  • 陈某编写爬虫脚本,林某负责加密脚本并爬取数据;
  • 唐某管理服务器和寻找买家;
  • 刘某、郑某利用“暗网”发布销售信息。

而且为了“安全”,他们还采用了加密货币来进行交易。

(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哥几个早就清楚自己干的是违法的勾当,明知法而犯法!)

一顿操作下来,王某几人成功爬取了9万余条公民个人信息,包括姓名、身份证号、手机号、车牌号、发动机号和车架号等敏感数据。

他们还贴心地把这些信息被整理成Excel表格,存在硬盘里面,只待交付变现。

奈何天公不作美,王某团队的业务开展的相当不顺利。

一开始,他们想以15元/条的价格在“暗网”上出售这些数据,这算盘打得好啊,9万多条信息数据,全卖出去就是一百多万。

但是理想很丰满,而现实很骨感,市场根本不买他们的账,压根就卖不出去。

没办法,只能降价,但降价后还是卖不出去。

那就继续降价!如此循环往复几轮之后,王某团伙被市场环境狠狠的教育了一顿。

最终只有他们的骨干成员之一刘某,以8毛钱到3块钱不等的价格,卖了2000多条数据出去,成功获利2000多元人民币

几经折腾下来,他们看清了这生意是压根做不了一点,遂于2021年1月底解散了团队,各奔东西。

一杯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……

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,人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买单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同年5月,公安机关在网络巡查中发现了王某团伙的犯罪痕迹,不久后便把该团伙成员全部捉拿归案,一网打尽。

案发后,王某等6人均认罪认罚。

(说他们聪明吧,人均高学历,可偏偏干的都是傻事,吃亏还没讨到一点儿好,真是读书读到狗肚里,爬虫爬到牢里去!)

12月份,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检察院受理此案。

检察官指出,本案中的6名涉案人学历较高,包括重点大学的在读博士研究生、硕士研究生及海归留学生。他们的行为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,法定刑为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。

鉴于此,经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,当庭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,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一审判处王某等6人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至4年不等,并各处罚金3000元。同时法院支持检察院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,判决6人赔偿公益损害赔偿金2000元